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052.co

妻子被小鬼干了 8

关好门,我就来到了客厅里,把公文包就是一扔后就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沙
发上,闭着眼,幻想着妻子那诱人的娇躯和胸前的硕大,想到这里,我的双腿处
的裤子就慢慢地顶了起来,心想,终于可以和妻子来一次美妙的性爱时,我激动
地睁开了眼睛,想着妻子正好出去了,自己先去洗个澡,然后就等妻子回家了。

  想完我就站了起来,准备去浴室洗澡,当我走了几步后,我就发现地上好像
有一样什么东西?此时我疑惑的走了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等我走进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我疑惑地弯下腰捡了起来,
拿到手里才发现,这条黑色蕾丝内裤竟然一边断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有点发呆
了,暗想,一向有洁癖的妻子平时见不得一点乱和脏,可是现在竟然能让一条黑
色蕾丝内裤正大光明地躺在地上,这事情有异常。

  到底是哪里异常了呢?发现了这一疑点,我此时又想到了一处,那就是刚回
家时看见沙发上的垫子无规则地摆放着,那时自己有点累了,所以我也没有怎么
怀疑,可是第一点和第二点结合在一起,此事就有点蹊跷了,难道我的妻子真的
出轨了,给我带了一顶绿帽子了吗,想像着我美丽的妻子被另外一个男人压在身
下肆意地侵犯,我的脸色就一阵铁青。

  不!不会的,我的妻子怎么可能出轨,这,这一定是我瞎想的,对,这一定
是我的错觉,等下妻子回家,一定要好好问一问她。

  就这样,我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妻子回家了,看到妻子回家,我就像
弹簧一样站了起来,挡住了想离去的妻子,激动的抓住了妻子的手问道,「今天
有谁来过我家?」

  被我挡住去路,妻子有点一丝慌乱,但是就一瞬间,只听妻子镇定的说道,
「没什么人啊,就小刚来过我家?怎么了?为什么你会这么问?」

  「就小刚来过?别的没有人来过我家?」

  「没有啊,老公,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听了妻子的话,除了小鬼没有人来过我家?小刚还是一个初中生而已,我也
就没怎么怀疑,再说我像小鬼那个年纪的时候,连和女孩子亲个吻都要偷偷摸摸
地呢,哪里会怀疑那小鬼会那么大胆呢,竟然把我妻子给强奸了呢。

  既然除了小鬼就没有人来过我家,那那条黑丝蕾丝内裤和脏乱的沙发怎么回
事,此时我拿出了那条黑色蕾丝内裤质问妻子,「那这条内裤怎么解释?」

  死死盯住妻子当时的所发生的神情变化,当我拿出这条黑色蕾丝内裤的时候,
我明显发现了妻子有些慌乱,但就一瞬间冷静地对我道,「老公,你拿着我没洗
的内裤做什么呀?」

  虽然妻子很快就变为平静,但是那一瞬间的一丝慌乱大乱还是被我抓住了,
此时妻子的表现,我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我已经知道,我被绿了,脸上不知道
是什么颜色,但是不看也知道,我的脸色肯定不好看,一想到妻子被人干了,我
上前对着妻子就是一记耳光,然后愤怒地道,「曲颖,你当我是傻逼吗?内裤没
洗?你骗小孩子呢?啊?」

  倒在地上的妻子,她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打她一个耳光,一时楞在了那里。

  当妻子倒在地上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一旁,我也没有注意,但是
随着我的眼光一扫,毓婷二字让我一愣,随后本来就处于爆发边缘的我,在那毓
婷二字对我的强烈刺激一下,犹如火山爆发一样喷发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愤怒
从我的心里爆发了。

  「啊!!!!你这个贱人,内裤没洗?好,算你内裤没洗,但是这个毓婷你
怎么解释?」

  随着毓婷被我发现,面对我的愤怒,妻子的娇躯如同被电击了一下,眼神中
竟然全是呆滞的表情,内裤还好解释,但是毓婷怎么解释,那可是紧急避孕药啊,
一般谁会没事去买那个东西啊,况且妻子也知道,我和她每次做爱都是内射的,
也从来不去做那保护措施的。

  「老公,对不起……」

  听了妻子的话,我咬了咬牙,大吼道,「你的意思就是,你真的在??外面
有人了?啊?」

  「对不起……」

  「呵呵!」,此时我的声音虽然很平静,但是我对于妻子重复的道歉,却是
充满了愤怒,沉声道,「到底是谁?」

  「……」

  妻子的沉默,让我更加愤怒,上前对着妻子就是一阵拳加脚踢,一边踢一边
道,「说!到底是谁?」

  对于我的施暴,妻子还是沉默,任由我拳脚相向,打的她好几处都是伤了也
不说,打了一会,身子虚的我打的也累了,擦了擦额头的汗冷淡地妻子道,「明
天去离婚,哼!」

  听到离婚二字,妻子似乎显得很痛苦,脸一下子白了,嘴唇此时不停地渗出
血迹,显然那是被咬破的。

  如此是以前,我肯定心疼死了,但是现在,我冷淡地看了一眼然后就转身离
去。

  「啊!!!!!!!!!!」

  躺在床上地小鬼,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心中有点兴奋和不安,兴奋地是
终于干到了朝思暮想的曲姐姐,不安的是最后曲姐姐那冰冷的眼神弄的很不安,
不知道曲姐姐不会报警吧?过了几天,小鬼回家正好回到家,正好听到爸爸对妈
妈说道,「哎,你说好好的,曲妹子怎么就要离婚了?」

  听到这里,小鬼一惊,「爸,你说什么?曲姐姐要离婚了?」

  小鬼他爸点了点头,「是啊,儿子你这几天不要去你曲姐姐家了啊,知道吗?」

  听了他爸的话,小鬼点了点头,心中兴奋的想道,难道曲姐姐是被他的大鸡
巴征服了吗?所以要和那男的离婚了?想到这里,小鬼不由得一扫前几天的阴霾,
不由得开始兴奋起来。

  说了句我出去下就转身离去,看着小鬼离去,他爸想起身阻止,可是他妈却
挡住了,说道,「让小刚去劝劝吧,可能小刚一去曲妹子就不伤心了呢,毕竟她
很喜欢小刚呢。」

  听了小鬼他妈的话,小鬼他爸点了点头道,「也是。」

  叩叩叩!过了一会,门果然打开了,只是见到的不是一个笑脸相迎的曲姐姐,
而是一个披头散发,脸色很憔悴的曲姐姐,此时的妻子,没有了以前的艳光四射。

  看到妻子此时的样子,小鬼有点愧疚,也想到了刚才的想法只是他的幻想,
此时妻子的样子,哪里是被他大鸡巴征服的样子?楞了一会,小鬼突然生出一股
怜惜,道,「曲姐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告诉我,我去为你报仇?是不是
那个王军?」

  妻子抬起头心情复杂地看着小鬼,随后想起就是这个少年用春药强奸了她,
她就冰冷地看着小鬼说道,「就是你玷污了我的身子,现在却来问我为什么成了
这个样子?哈哈。」

  闻言,小鬼眉头一皱说道,「难道他知道了?」

  「是。」

  闻言,小鬼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向前抓住了妻子的一只??手,「曲姐姐,
我爱你,看样子那个叫王军的也不要你了,那你嫁给我吧?」

  面对小鬼的表白,妻子惊叫一声,急忙抽出了被小鬼的抓住的手,道,「你
无耻!你知道什么叫爱吗?你爱我,就是用春药来强奸我的吗?」

  小鬼闻言,一愣,然后为自己辩解道,「不是这样子的,我只是太爱曲姐姐
了,再说书上不是说,通向女人的心是阴道吗?」

  听小鬼把张爱玲的话搬出来,妻子一呆,想反驳,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沉默了一会,随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会爱上一个强奸犯的,你走吧,不要
在来见我。」

  「曲姐姐,我……」

  小鬼还想说,可是接下去妻子就是一个滚让小鬼一愣,随后小鬼站在那里沉
默了一会就转身离开,离开时对妻子说了一句话,「曲姐姐,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看着小鬼的离开,妻子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对于离开的那个强奸她的少年,
她不知道心里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原本他强奸了自己,她应该恨他,恨他去死,
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些日子,她总会莫名的想起他,想起那跟让她欲仙欲死的大
阴茎。

  最让她难以想像的是,在她的内心深处,竟然隐约有一丝期待,对性的期待,
难道真的如小鬼所说,通向女人心的是阴道吗。